熄灭寒冷

一个杂食动物 gl/bl/bg都可 无雷点不洁癖

【唐秦】《酒精》下。r18注意。

大嘎吼我系渣渣辉bushi

我是江熄寒,来更文。

这篇是关于《唐人街探案》的cp向文,cp是唐仁x秦风。
圈大粮少,圈地自萌自产自食。
小清新可以走啦。

开车。

走评论!!!!!
爱您们。啾啾。

[唐秦]《酒精》上。

大家好,我是江熄寒。
久违的写文。
希望我还没有掉粉(.....)

这篇是《唐人街探案》关于唐仁x秦风的cp向文。
这篇主要是把唐秦的关系给捋顺了,下篇主要是开车,清水向的可以只看这篇了。
唐秦粮少,圈地自萌自产自销。

——↓

秦风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己舅舅的床上。

一侧头就能看到躺在自己身边,四肢张开呼呼大睡的唐仁。

“嘶...”

秦风试图直起身时被腰部的疼痛给被迫躺了回去。他翻了个身好让自己躺得舒服些,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痛的太阳穴。

他边揉边想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老秦,怎么这么没精神呀?要不要跟我去酒吧happy一下啦?”

“..要,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想去那种地方添,添乱。”

“哎哎哎,你这话说的...这就没意思了啊老秦!”

秦风躺在沙发上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一脸不情愿的被唐仁拉去了酒吧。

“喝啊老秦!今晚你舅舅我买单!”

唐仁拉着秦风挤进酒吧舞台中央,在大分贝的音乐声中对着秦风的耳朵大吼。秦风不适的皱了皱鼻子瞪他一眼,对着唐仁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喝酒。

唐仁一脸嫌弃的打量着秦风,从旁边拿出一瓶酒来倒了满杯递给秦风,冲他扬了扬下巴,笑道:“老秦,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再不喝我就当你是怂包了啊!”

激将法果然有用,秦风咬了咬牙抢过那杯酒仰头饮尽,酒精在喉咙里涌动的不适感引得他差点吐出来。

秦风抿抿唇将口中酒精咽下肚,将空酒杯举到唐仁面前,对着他喊道:“我,我不是怂包!我只是..只是不喜欢喝酒而已!”

唐仁挑挑眉,拿起酒瓶往自己嘴里灌,一边灌一边看着秦风的表情得意的笑。秦风看着他灌酒不禁皱皱眉,抢过他的酒瓶一脸严肃道:“小唐,你这样喝..喝酒,对身体不好。”唐仁愣了愣,觉得他的反应有点好笑,但很快他觉得笑不出来,索性转过身随着音乐跳着闹着进了舞台中央,留下秦风一个人拎着酒瓶愣在原地。

秦风盯着酒瓶看了一会儿,仰头咕咚咕咚饮尽了。

他突然觉得酒精的味道也很不错。

灵魂被酒精牵引到达天堂顶端的感觉也很不错。

唐仁的身体自觉的跟着音乐摆动,脑子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被这样关心过了呢。

那样认真,青涩,属于少年的眼神。

只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自己搁置了多年的心又砰砰跳了起来,像那时还年轻的自己,怀着热烈的感情似的。

唐仁摇了摇头,心想这是出于对亲人的关心,瞎想会出事的,便回头准备带秦风回家。

他转过身四处张望,在他看到躺在沙发椅上半眯着眼儿满脸通红的秦风时,猛地冲了过去。

当唐仁焦急万分的跑到秦风身边时,不用抬头都能感受到来自周围的暧昧视线——对酩酊大醉的秦风。

靠,gay。

唐仁拉扯着秦风的外套准备把他喊醒时,一大股酒气直冲鼻腔。他皱皱眉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拉起秦风的手臂想把他背回去,苦于身高原因不得不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把他扛回去。

“老秦啊,你好歹也是个成年人啊,酒量怎么那么差呢!唉,想不通啊...”

夜风吹在人脸上直发痒,秦风歪了歪身子,嘴里嘟囔着什么就快要从唐仁肩膀上滑下去。

“哎哎哎老秦...你别乱动啊我可抱不动你!”

唐仁连忙伸出手扶住快要摔到地下的秦风的肩,没想到秦风低着头在他耳边小声嘀咕着:“小..小唐...别再抽烟喝酒了..我..我照顾你...”

唐仁愣了愣,扶住秦风的肩膀将他扶正,沉默着往家的方向走去。

谢谢你看到最后^ ^
喜欢的话可以点个小心心,小蓝手也可以x
感谢食用,请期待下篇。

教官與教官.

我在軍訓!教官之間的互動太可愛了x
於是隨便寫了點東西!
◇文中姓名為化名

林嗝

獻給我親愛的教官/

“…你說葛建文?”
林冬好笑的看著他眼前滿臉期待都寫在臉上的新兵,暗笑他們表情太過豐富,深吸一口手中的煙,隨後輕歎口氣,在一片煙霧繚繞中緩緩開口。

那是多年前的新兵訓練營。
已經有了自己成熟作風的林冬被指定去負責教導那年的新兵,順便鍛煉自己,所以他的旁邊經常會看到一個比他稍高半頭站得筆直的軍人——那是為了指出他的不足而專門設立的。
而當時林冬負責的新兵,其中有一個就是葛建文。

“我跟你們說,你們教官當時啊——”
“…你話太多了。”
林冬又一次在葛建文帶的兵路過時損了葛建文一小下,葛建文無奈的白了他一眼,隨後衝著自己的兵大聲喊道:
“林教官是不是二傻子!”
“…是..!”
“再來一次!”
“是!!!!”
“齊步——走!”
葛建文帶著兵跑向了操場的另一邊。
“嗝文你有病啊!!?”
林冬有點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雖然心裡歡喜葛建文得意洋洋的樣子,但還是對著他的兵說道:“葛教官這個人啊,就是個小毛孩!跟你們一樣。對就是你,還動?站好了!……”

“來,我教你們。”
林冬清了清嗓子,對著他的新兵說道:“一會兒我說向三連,你們接學習。”
“向三連!”
“學——習——!”
“大聲點!嚇死他們!”
“學——習——!!”
“沒錯!我們要學學他們,傻人有傻福,我們這種聰明人搞不來的!”
林冬故意對著葛建文那邊大聲喊道,隨後得意得看著葛建文的大白眼。

“齊步——走!”
葛建文對著他的新兵喊道,隨後滿意的看著新兵們整齊的步伐點點頭。
“嗶嗶嗶——”
幾聲哨聲響起,葛建文條件反射的站直了身子,隨後是幾聲稀稀拉拉的笑聲。葛建文皺皺眉,往前探了探身子才看見拿著哨子笑的抽搐的林冬。
“林冬你三歲嗎?”
“誒嘿,你咋知道?”
“……”
從此以後林教官多了一個外號。

別看現在的葛建文有模有樣,當時的他可是個和這些新兵沒什麼差別,甚至比這些新兵更皮的人,讓林冬傷透了腦筋。
當時林冬想盡了一切辦法,甚至搬到葛建文的宿舍和他一起住,終於將葛建文培養得品行端正,連髒字兒都蹦得少了。不過林冬被他帶的自己倒是一口一個我操,至今都沒改過來,訓練新兵的時候常常會聽到這樣的話——“我操,我叫你站好你聽不懂啊?”“你訓練還帶手機?操你媽的快給我放下!”
以至於新兵們在背後偷偷叫他社會林。

訓練營裡常常會看見這樣的情況。
葛建文和林冬裸著上身露出好看的肌肉,手裡端著臉盆和毛巾肩並肩一起去澡堂。
或者扭打在一起。
拳頭落在對方臉上時還伴著類似臭小子皮癢了嗎之類的訓斥,由此判斷一定又是葛建文偷偷抽了林冬的煙。
“…不就是抽了你幾根煙嗎,以前又不是沒抽過...”
“臭小子你…”
“你不也就大我三歲嗎,叫什麼臭小子,咱倆平級!”
“老子是你教官!!”
“那是以前!再說你當時不也是個新兵而已嗎,不就是比我大三...誒我去,你還真下得了手啊?”
又是一拳砸在葛建文背上,只不過比以往的都輕些。
“十圈。”
“…靠。”
“就現在。”
葛建文撇撇嘴,轉身往操場跑去。
林冬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覺得和葛建文相處很高興,可是相比和其他人一起的感覺不一樣。
他病了。
一定是這樣。

跑完圈之後葛建文發現,林冬拿著兩瓶礦泉水正坐在一旁等他。
“對我這麼好啊?”
葛建文滿眼藏不住的笑意,一路小跑過來在他身旁坐下,自然的拿走林冬手中的一瓶礦泉水擰開瓶蓋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你喝的那瓶是我喝過的。”
“…噢,咋了?”
你缺心眼兒啊?
林冬努力把這句話憋在喉嚨裡,轉而說出口的是:“我嫌棄你的口水,明白不?”
“平時咋沒見你那麼潔癖呢?”
林冬衝著葛建文的後背來了一巴掌,激得他一口水差點沒咽下去。
“咳、謀殺啊你?”
林冬沒理睬他的抱怨,抬頭望著天上的月亮道:“你知道間接接吻嗎。”
剛說完他就後悔了,在心裡直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隨後尷尬的笑了幾聲,轉頭剛準備說幾句圓場的話,卻看見葛建文半張著嘴愣愣的看著他,一雙眼睛裡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看得他心裡直發慌。
“我靠,咱兩兄弟喝口水還叫間接接吻啦?又不是小男女……好啦快點回去吧!”
葛建文好笑的看著愣神的林冬,隨後直起身子往寢室方向走。
葛建文癟癟嘴,用手背擋了擋滾燙的臉頰。

“老林啊……”
“幹什麼?我收拾衣服呢。”
“你喜歡我嗎?”
“喜歡啊。”
林冬將手中的衣服疊好塞進箱子裡,轉頭看葛建文和往常不一樣的嚴肅的臉愣了愣,疑惑道:“怎麼了?”
話音未落他便忽然意識到葛建文話裡更深一層的意思,皺著眉不說話。
“喜歡。”
這一次,是比往常更堅定的回答。

愛你們!

【勝出】『被小勝囚禁的365天.』part4

『被小勝囚禁的365天.』part4
※無個性時代pa,其他如原設。
※爆豪勝己病嬌設定,請避雷,感謝。
☆cp為勝出,請避雷,感謝。

誒呀…終於產出來了呢。💦💦
我很快就要開學了所以可能沒有那麼多時間更新啦..我是寄宿來著。orz
鏈接請看評論區↓
感謝!

【勝出】『被小勝囚禁的365天.』part3

※無個性時代pa,其他如原設。

※爆豪勝己病嬌設定,請避雷。

※cp為勝出,請避雷,感謝。

……
我我我一直發不出lof…只好轉戰微博了orzz所以抱歉小夥伴們在評論區看鏈接喔!
> <

『雄英的優等生們、與你。』綠谷出久篇

※本文為乙女向,請避雷。

※設定是你與綠谷出久剛交往。♪

很短小…只是試作!

上午最後一節課下課後,綠谷出久便拿著便當盒跑到你面前,認真的盯著你的眼睛問道:“一起吃午飯吧?”

你看著他神色認真又帶著一絲緊張,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即看到他略微疑惑的神情又正色道:“…好啊。”便拿起書包裡的便當盒跟在他身後走出了教室。

他牽著你的手往天台走去,你感受到他微微顫抖的手掌無奈的笑了笑,又握了握他的手使他安心。

雖然他對任何事各種方面都特別認真特別可靠,但他一旦碰到關於你的事就會立刻變得手足無措,完全沒有平日里的可靠風範。總的來說,就是個純情笨蛋吧。而你也最喜歡他的這點。

綠谷出久拉著你來到天台的長椅旁,正當你撫了撫裙角準備坐下去時,他攔住了你,隨即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紙巾仔仔細細的將長椅擦乾淨,道:“坐吧。”你臉一紅,感覺自己無意中被撩到了。

他疑惑的發現你遲遲沒有反應,一轉身卻看見你滿臉通紅的看著他,頓時手足無措的開始解釋:“啊這個…因為到了夜晚天台上風很大所以會落下灰塵……”你揚起唇角衝他笑笑,隨後撫起裙角轉身坐在長椅上,拍拍旁邊的空位示意他也坐下。

綠谷出久抿抿唇,有些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長椅邊緣。你無奈的笑了笑,隨即挪了挪位置將你們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

“綠谷同學……”

“啊、是!”

“其實不用那麼害羞也沒關係的喔、畢竟我和出久君正在交往中嘛。”

“啊…相澤老師說對女孩子不能太無禮、尤其是不能動手動腳…什麼的。”

此刻綠谷出久滿腦子一團亂麻,其實他也很想與你做些情侶之間做的事情,但無奈他一看見你就會臉紅、甚至說不出話。…畢竟你是他初戀。

你聽到這話略微不滿的皺皺眉,略微轉過身對著他,手握上他垂放在長椅上握緊的手,微微傾身抬頭湊上他唇。

當你的唇與他觸碰之時,他身子僵直了一會兒後手便立刻撫上你後腦將吻加深,舌尖掃蕩著你口腔的每一個角落,時不時溫柔的吮吸著你的舌尖。

正當你們兩人親吻得難捨難分之時,天台的門忽然被人猛地推開了。

門外的切島銳兒郎和上鳴電氣本來有說有笑的端著便當盒準備來吃午飯,可看到你和綠谷出久正熱情的接吻時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

與此同時你和綠谷出久已停了下來,兩人都滿臉通紅不知所措的看著突然闖入的同班同學。

“唔哦哦哦哦哦對不起打擾了!!!”

切島和上鳴電氣也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打擾了你們,丟下一句話後也滿臉通紅的逃離了這裡。

你和綠谷出久都忍不住扑哧一聲笑了出來,雖然彼此都很害羞但還是緊握著對方的手。

綠谷出久伸手撫摸著你唇角上殘留的水漬,嘴角上揚道:

“我最喜歡你。雖然我沒有與女生打交道的經驗…我會努力成為一個合格的男友的。”

你笑了笑將頭埋上他肩膀,頓時鼻腔裡充斥著好聞的薰衣草味。

“笨蛋…無論你怎樣我都最喜歡你了啊。”

謝謝你看到最後!!☆
我會努力不ooc的、…以及你們下次想看什麼角色也請在評論區告知我喔,感謝!

【勝出】『被小勝囚禁的365天.』Part 2

『被小勝囚禁的365天.』

※無個性時代pa,其他如原設。

※爆豪勝己病嬌設定,請避雷,感謝。

☆cp為勝出,請避雷,感謝。

day 2

a.m. 8:30

當綠谷出久睜開眼時,昨夜睡在他身旁的爆豪勝己早已離開,稍稍下陷的枕頭和床單上殘留的餘溫提醒著綠谷出久——自己和囚禁了自己的那個人抱在一起睡了一夜。

綠谷出久從床上坐起來,不甘心的扯了扯緊緊纏在手腕上的鐵鏈。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忽然跳下床往鐵門方向衝去,還是和上次一樣,當他走到離鐵門一米左右遠的位置時,鐵鏈又突然收緊了。

“呃啊…!”

綠谷出久被突如其來劇烈的疼痛感嚇了一跳,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他環視了一遍屋子,試圖找到這個鐵鏈的固定點在哪。他晃了晃接在右手旁的長長的鐵鏈,聽見床底下傳來一陣好似是金屬碰撞時發出來的微小聲音。他順著鐵鏈走到床邊,把床鋪推到一旁,一個通風口模樣的小鐵窗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哈…不愧是小勝啊。”

想要打開這個鐵窗,就必須打開鎖住鐵窗的那把鎖,而綠谷出久手腕上纏著的鐵鏈正把鎖和鐵窗牢牢纏在一起,即使打開了鎖,想要解開緊緊纏繞的鐵鏈還是個巨大的問題。

綠谷出久盯著鐵窗仔仔細細的看了會兒,用手比劃了幾下,發現這個鐵窗剛好可以容納自己的身子,而鐵窗的另一邊好像有什麼窸窸窣窣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了過來,這說明…只要通過這鐵窗,一定能到外面去!

小勝…我一定會用盡全力離開這裡的!

(另一邊)

“喂喂、爆豪!”

剛踏入教室門的爆豪勝己便被同學們給圍住了,每個人都表情緊張的告訴他——綠谷同學不見了。

爆豪在心裡嘲笑,表面上裝作不耐煩地回答道:“哈?和我有什麼關係?廢久那樣的人——趁早給我消失掉啊。”說罷,便不理睬七嘴八舌的同學徑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為什麼這種態度啊…綠谷同學不是你的發小嗎!”

笨——蛋,我早就知道了啊。擄走他的可是我喔?一群笨蛋。爆豪勝己嘴角上揚起一個微妙的弧度,在心裡冷笑著。

“……”

一旁的轟焦凍皺起眉頭看向爆豪勝己,略微思索了一會兒後站起身走向爆豪勝己,問道:“…爆豪,你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爆豪勝己嘖了一聲後,猛地一拍桌子吼道:“關我什麼事啊?都說了和我沒·有·關·係!聽不懂嗎?!”本來嘈雜的班級頓時因為他的大發脾氣而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注視著眼裡透著殺氣的兩人。

正當兩人僵持不下時,上課鈴打響了。

爆豪勝己"嘁"了一聲坐回到座位上,轟焦凍也丟下一句話“綠谷…他是我重要的人。如果你知道什麼的話最好還是說出來比較好。”後也回到了座位上。聽到這句話的爆豪憤怒的咬緊了牙關,拳頭也緊緊的握到近乎顫抖。

為什麼啊…廢久……你,還真是受歡迎啊?明明只是個沒有我…什麼都做不好的廢久啊!

p.m. 22:00

正在熟睡中的綠谷出久突然被人拽了起來,那人粗暴的撕扯著他的衣服,不斷用牙齒啃咬他的肩膀留下紅色的牙印,鎖骨也因來人毫無章法的吸吮而發紅。

“小勝、你在幹什麼!?”

當綠谷出久看清來人時,爆豪勝己早已兩眼發紅的吸吮著綠谷出久的脖頸,在上面留下一個個的痕跡。

“…廢久,你只能是我的,你只能在我身邊!!不許對別人展露那樣子的笑容,你只能跟在我身後!!”爆豪勝己邊失控的說出這番話邊準備褪下自己的褲子。

“小勝你冷靜點…唔嗯……”

爆豪勝己捏住綠谷出久的下巴,牙齒狠狠啃咬著他的下嘴唇直到滲出血絲。

“小勝拜託住手!!”

綠谷出久搖晃著腦袋想要離開爆豪勝己粗暴的親吻,手抓住他的肩膀試圖推開他:“小勝…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所以拜託你冷靜點…!”

“……”

爆豪勝己聽到這話後愣了愣,暫時停止了動作,隨後冷笑一聲道:“那轟焦凍呢。”

“…哈?”

爆豪勝己揪著綠谷出久的衣領,一字一句的吼道:

“轟焦凍就可以嗎?”

“小勝?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爆豪勝己冷笑一聲放開衣領將他重重的丟在床上,直起身子來將褲子上的皮帶係好後便離開了房間,只留下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綠谷出久。

剛剛那是什麼意思啊……

綠谷出久不解的理了理衣領,看見胸膛上殘留的水漬和紅痕後瞬間臉燒的通紅。

什、什麼啊?!

我是被耍了嗎?!

day 5

p.m. 15:00

爆豪勝己已經好幾天沒有來看他了,甚至連食物也不曾來送過。前幾天放在這裡的麵包和牛奶早已經被消耗完畢,綠谷出久勉強挺著空腹在解決手腕上的鎖鏈——將鎖鏈貼在墻壁上摩擦,或者使勁兒扯床下鐵窗附近的鎖鏈,想借鐵鏈將鐵窗破壞,然後出逃。

可惜的是…似乎什麼動靜都沒有。

綠谷出久輕歎了口氣,將床移回原位後坐在床邊撫摸著空癟的肚子發愁。他試圖在屋內呼喊爆豪勝己,可始終沒有反應,不知是裝作沒聽見還是他根本沒有在意過自己。

綠谷出久一籌莫展,只好暫時先放下食物的事開始考慮如何出逃。

他試著將木桌卡進鐵窗欄杆的空隙裡然後將它撬開,可鐵窗僅僅只是有了一絲絲的鬆動,綠谷出久就已經因為空腹了幾天已精疲力盡了。

“相信自己…綠谷出久,你可以的!絕對不能在這裡認輸啊!”

綠谷出久咬咬牙,將鐵鏈纏在桌腳上,再把木桌卡進欄杆間隔裡,咬緊了牙關使出渾身解數把木桌往下按——直到鐵窗邊緣隆起一個小口。

綠谷出久看著鐵窗有了微小的變化後欣慰的笑了笑,繼續用力將木桌往裡推。過度的使用力氣使他的表情看起來很猙獰,但他並不在乎。

就這樣持續了十分鐘左右後,鐵窗的終於被他撬開了一個大洞,能使他這種較為瘦弱的人勉強通過。

太好了…!

綠谷出久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你們好、我是作者。☆
再次感謝你看到這裡!!說實在的這一話我寫的比較吃力…。所以會有些bug和ooc,在這裡說聲對不起><
(動作描寫的話我會多翻閱些小說,盡量能描寫出自己最滿意的畫面)
有意見的話還請在評論或者私信,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那麼下次再見XDD
(其實有在考慮開車什麼的)

【勝出】『被小勝囚禁的365天.』Part 1.

『被小勝囚禁的365天.』
※無個性時代pa,其他如原設。
※爆豪勝己病嬌設定,請避雷,感謝。
☆cp為勝出,請避雷,感謝。
☆借梗。

day1.
a.m. 7:00
……
綠谷出久強忍著後腦上的疼痛,想撐起手臂從地上爬起來,可剛使勁兒卻發現手腕上纏著的鎖鏈以及被鎖鏈緊緊纏住導致發紅的皮膚。
他低下頭看了看身上穿著的灰色襯衫,襯衫很大,下擺能夠遮住他白嫩的大腿。
“這裡到底是…”
他環視了一遍自己所處在的黑漆漆的房間後,得出了一個結論——自己被綁架到了地下室。
地板像那種老式房屋一樣鋪著木地板,又因常年未曾有人打掃過而散發著怪味,這讓綠谷出久難受的皺了皺鼻子。房間右上方有一個非常小的窗戶透著光,看上去連人的腦袋都不能通過。但即便這樣,窗戶上還是豎立著幾根鐵棍來阻擋。他的身後有一張較乾淨的床鋪,雖然枕頭散發著難以描述的奇怪味道。床旁邊是一張小桌子,上面拜訪著一些麵包和水。而他的正前方是一扇鐵門,看上去並沒有什麼防護措施的樣子。
綠谷出久搖晃著身子站起來,嘗試打開那扇門。很可惜的是,當他走到離鐵門一米左右的距離時,鎖鏈倏地收緊了。他吃痛的嘶了一聲退後了幾步,揉揉手腕對著空氣罵了一聲後又不甘心地走回原位。
“這作風還真是像某個人…”
綠谷出久努力回想著自己來到這裡之前所發生的事,以及有可能把自己帶到這裡來的人。
當天他本該和天哉一起回家,可天哉臨時接到了家裡的電話急急忙忙的趕了回去,麗日也在電話那頭說著抱歉。
於是綠谷出久無奈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走到哪裡,他感覺後腦被人猛地擊打了一下,強烈的疼痛感使他暈倒在地,醒來後自己就在這個地方了。
而仇家什麼的…自己一點也不起眼怎麼會……
正當他想著的時候,鐵門咔噠一聲打開了。鐵鏽摩擦所發出的嘎吱聲使綠谷出久難受的摸了摸耳朵,而門口那人所說的話更讓他微微顫抖。
“廢久。”
那熟悉的稱呼和冷漠的語調使得綠谷出久習慣性的感到害怕。
“…小勝……。”
爆豪勝己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地上雙腿微微發抖的綠谷出久後"嘁"了一聲,隨後慢慢走到綠谷出久面前,蹲下來直視著綠谷出久。兩人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最後爆豪勝己緩緩開口道:“廢久你啊,還是一樣膽小。”綠谷出久咬了咬下唇,說道:“…小勝,為什麼……”話還沒說完,爆豪勝己便又開始暴躁起來,右手猛地卡住綠谷出久的脖頸,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還是學不乖啊。”綠谷出久猝不及防突然被掐住,手也抓住掐著自己脖子的那隻手求他放手。
直到爆豪勝己看見綠谷出久的臉色有了難看的變化後才放開手,綠谷出久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猛地咳嗽了幾聲。爆豪勝己嗤了一聲,說道:“廢久,你啊,還是乖乖待在這裡吧。反抗的後果…你知道的吧?”綠谷出久邊喘著氣邊不住的點頭。“…那麼,我走了。”爆豪勝己見他識趣,滿意地點了點頭後轉身離開,緊緊地關上了門。
綠谷出久舒了口氣,癱坐在地上不斷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為什麼小勝要…?

p.m. 19:00
綠谷出久靠在床上,本想就這樣度過一個晚上,可飢餓感使他被迫醒來。他拿起桌上的麵包小口的啃著,並擰開礦泉水瓶咕嚕咕嚕的灌進喉嚨裡。
鐵門再度打開。
綠谷出久條件反射的抬起頭來望著爆豪勝己,隨後便感到自己的樣子很傻,別過目光又開始吃麵包。
爆豪勝己看了看一言不發的綠谷出久,把手裡拿著的塑料袋隨意的丟到他面前,毫不留情的嘲諷道:“你還真是吃的開心啊。”說完後便關上了門。綠谷出久緊咬著下唇,伸手去拿塑料袋,裡面是一袋方包和兩瓶玻璃瓶裝牛奶。
綠谷出久想着:玻璃瓶或許可以……
“喂,廢久,你可別想著逃走。後果你知道的吧?”綠谷出久想起白天時爆豪勝己瞪著眼對他說的狠話,不安的縮了縮肩膀。
但是啊,不試試怎麼會知道…!

p.m. 21:00
綠谷出久裹緊被子踡縮成一團,緊貼著墻壁顫抖著。冬天的夜晚溫度急速下降,而被子和床單的布料又很薄,冷得他直吸鼻子。
“小勝…好冷……”
綠谷出久不斷的搓著手想通過摩擦生熱來使自己變暖和,可依然毫無作用。
鐵門嘎吱一聲打開了。爆豪勝己穿著深綠色的睡衣走向躺在床上凍得發抖的綠谷出久,道:“哈。你沒有我還真是什麼都做不了啊,廢久。”說罷,便躺在綠谷出久身旁,摟著他的腰使他緊貼著自己。本來緊張的一動不動綠谷出久漸漸感覺後背溫暖起來,便試著放鬆身子入眠。
“…嘖,別動。”爆豪勝己皺了皺眉,“我暫時還不想對你做什麼,你最好給我安分點。”
聽到這話綠谷出久又緊張了起來,小聲回答道:“我知道了、小勝…。”

你們好、我是作者。:P
白嫖了幾天後決定開始產文啦!!!
這個新坑我會努力寫下去的!!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小夥伴...有意見的話可以在評論裡或者私戳我指出!!感謝!(鞠躬)

【AOTU】《和参赛者之间不得不说的小故事》②

时隔许久的更新..orz
叫你起床梗XD
※本篇包含安迷修、佩利、帕洛斯。

-安迷修-
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你正抱着枕头蜷缩着在床上。[说白了就是赖床x
安迷修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书,时不时偏过头来宠溺的看着你一笑。
过了一会儿他合上书,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指向七点。他站起身来,走到你身边俯下身子轻声说道:“起床了。”
你唔唔嗯嗯的应了一声,又翻了个身继续沉浸在睡眠中。他叹了口气,伸出手摇摇你的肩膀试图叫醒你。你嘟囔着再睡一会儿打开了他的手。
安迷修沉吟了一会儿,把手伸向你的下巴将它扳过,使你强行与他对视。他垂头,在你唇上印下一吻。你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是安迷修在亲吻自己,习惯性的伸出舌尖去回应他。他愣了愣,迅速直起身子来。
安迷修偏过头去掩饰着微红的脸颊,道:“小姐,再不起床就迟到了。”

-佩利-
佩利趴在地毯上看着正在沙发上午睡的你,不禁玩心大起。他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触碰着你白嫩的脖颈,时不时细细摩擦。
睡梦中的你感到不适,难耐的扭了扭身子,随即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本就不安分的睡裙因你的翻身更往上卷,你白净的臀部和腰部顿时表露无遗。
佩利吞了吞口水,将手伸至你的背脊,手指又坏心的摩擦着腰侧。
此时你已被佩利的小动作吵醒,有点生气的转过身来盯着佩利微红的脸颊。
你冷笑一声扯住佩利的手腕便亲了上去。佩利先是愣了愣随后也闭上双眼掠夺着你的口腔,掌握了主导权。
正当两人难舍难分之时,你恰到好处的停了下来。你笑了笑,用食指止住了佩利的唇,说道:“你就不怕停不下来?”
佩利挑挑眉抓住你的手道:“那就不要停。”

-帕洛斯-
睡梦中的你迷迷糊糊地感觉内衣被解开,胸部和锁骨被人温柔的亲吻着。你不安的瘪瘪嘴翻了个身,却被人翻过来趴在床上。
随后你感觉臀部被抬高,随即是什么东西进来。
“呜…”
你忽然被一阵快感席卷至全身,身子一颤醒了过来。
此时你正趴在床上,臀部被人用手托住并抬高,身后是拍打声与水声交融在一起回荡在房间里,还有…喘息声。
你回过头,发现帕洛斯正裸着上身在你身后大力操弄着,肌肉上布满着一层密密的细汗显得更为性感。
他察觉到你已醒来,抬头朝你笑了笑,加快了腰部的速度,说:“这样的起床服务…还喜欢么?”

感谢食用w

因为家庭和学业的很多原因导致一个月左右没有更新...这里说声对不起orz
感谢你们还爱我!!!!因为你们的支持才有了我的动力!!!我爱你们!!

【AOTU】《和参赛者之间不得不说的小故事》①

这里是凹凸世界的同人文www
☆男神x你
★本篇包含雷狮、嘉德罗斯以及紫堂幻,感谢食用~☆

-雷狮-
“干什么呢?”
雷狮双手撑到桌子上看着趴在桌上发呆的你,随即俯低身子对着你的耳朵低低说了一句。
你正在思索着什么事情时他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你吓了一跳从桌子上跳起来,却看见雷狮愣了一会儿后笑了笑说:“我有这么可怕?”
你慌了,连连摆手说不是的,然后看着他一脸坏笑才知自己被捉弄了一番,瞪了他一眼后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
雷狮无奈地耸耸肩,凑到你身边躺倒在你腿上,盯了你一会儿后缓缓地说:“这么不经吓呀?生气了?”
你撇了撇嘴放下杂志,手抚上雷狮的黑发用手指轻梳着,道:“不是…我只是在想,这样的日子还能多久。”
雷狮看着你的脸笑了笑,随后坐起来,手抚摸着你的脸颊,轻声道:“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可以多久,我只知道——只要我雷狮还活着,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安心了吗?夫人。”

-嘉德罗斯-
你正在厨房做饭,锅铲之间叮叮当当的声音弥漫整个厨房,忽然你感觉身后有什么人抱住了自己,连忙回头一看。
“…你吓死我了。”
你无奈地笑笑,身后将脑袋埋在你背后的金毛蹭了蹭你的睡衣,闷闷的声音透过布料传出:“女人,你挺贤惠。”
你得意的将锅中的菜铲出,转过身来对嘉德罗斯炫耀着今天所做的菜肴:“今天的晚饭是糖醋排骨和水煮鱼,快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嘉德罗斯和你对视了一会儿,随即两手托起你的臀部将你放在桌上,身子挤进你的两腿之间。平日里要仰视他的你此刻却比他高了半截,他抬头看了看你,道:
“我想先吃你。”

-紫堂幻-
“哇…这里的景色真美啊。”
你和紫堂幻牵着手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星斗的美丽景色不禁感叹着。
你时常和他来到这片草地上观赏夜景,你尤其喜欢有星星的夜晚和牵着他的手看星星闪烁着的感觉。
你侧过身看向正仰望天空的紫堂幻,说道:“紫堂…我最喜欢星空啦。你呢?”
面前人儿推了推眼镜微笑着看向你,随后伸手将你拉入怀中,双手紧紧拥抱着你,让你感受到他胸腔中有力的心跳。
温暖的手抚上你的后脑勺,揉乱你的头发温柔地在你耳边轻声道:
“你就是我的星空啊。”

各位客官吃的好吗ヽ(////∀////)ノ
有什么意见还请评论提出ww有想看的也可以在评论留言呀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