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灭寒冷

一个杂食动物 gl/bl/bg都可 无雷点不洁癖

【勝出】『被小勝囚禁的365天.』Part 1.

『被小勝囚禁的365天.』
※無個性時代pa,其他如原設。
※爆豪勝己病嬌設定,請避雷,感謝。
☆cp為勝出,請避雷,感謝。
☆借梗。

day1.
a.m. 7:00
……
綠谷出久強忍著後腦上的疼痛,想撐起手臂從地上爬起來,可剛使勁兒卻發現手腕上纏著的鎖鏈以及被鎖鏈緊緊纏住導致發紅的皮膚。
他低下頭看了看身上穿著的灰色襯衫,襯衫很大,下擺能夠遮住他白嫩的大腿。
“這裡到底是…”
他環視了一遍自己所處在的黑漆漆的房間後,得出了一個結論——自己被綁架到了地下室。
地板像那種老式房屋一樣鋪著木地板,又因常年未曾有人打掃過而散發著怪味,這讓綠谷出久難受的皺了皺鼻子。房間右上方有一個非常小的窗戶透著光,看上去連人的腦袋都不能通過。但即便這樣,窗戶上還是豎立著幾根鐵棍來阻擋。他的身後有一張較乾淨的床鋪,雖然枕頭散發著難以描述的奇怪味道。床旁邊是一張小桌子,上面拜訪著一些麵包和水。而他的正前方是一扇鐵門,看上去並沒有什麼防護措施的樣子。
綠谷出久搖晃著身子站起來,嘗試打開那扇門。很可惜的是,當他走到離鐵門一米左右的距離時,鎖鏈倏地收緊了。他吃痛的嘶了一聲退後了幾步,揉揉手腕對著空氣罵了一聲後又不甘心地走回原位。
“這作風還真是像某個人…”
綠谷出久努力回想著自己來到這裡之前所發生的事,以及有可能把自己帶到這裡來的人。
當天他本該和天哉一起回家,可天哉臨時接到了家裡的電話急急忙忙的趕了回去,麗日也在電話那頭說著抱歉。
於是綠谷出久無奈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走到哪裡,他感覺後腦被人猛地擊打了一下,強烈的疼痛感使他暈倒在地,醒來後自己就在這個地方了。
而仇家什麼的…自己一點也不起眼怎麼會……
正當他想著的時候,鐵門咔噠一聲打開了。鐵鏽摩擦所發出的嘎吱聲使綠谷出久難受的摸了摸耳朵,而門口那人所說的話更讓他微微顫抖。
“廢久。”
那熟悉的稱呼和冷漠的語調使得綠谷出久習慣性的感到害怕。
“…小勝……。”
爆豪勝己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地上雙腿微微發抖的綠谷出久後"嘁"了一聲,隨後慢慢走到綠谷出久面前,蹲下來直視著綠谷出久。兩人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最後爆豪勝己緩緩開口道:“廢久你啊,還是一樣膽小。”綠谷出久咬了咬下唇,說道:“…小勝,為什麼……”話還沒說完,爆豪勝己便又開始暴躁起來,右手猛地卡住綠谷出久的脖頸,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還是學不乖啊。”綠谷出久猝不及防突然被掐住,手也抓住掐著自己脖子的那隻手求他放手。
直到爆豪勝己看見綠谷出久的臉色有了難看的變化後才放開手,綠谷出久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猛地咳嗽了幾聲。爆豪勝己嗤了一聲,說道:“廢久,你啊,還是乖乖待在這裡吧。反抗的後果…你知道的吧?”綠谷出久邊喘著氣邊不住的點頭。“…那麼,我走了。”爆豪勝己見他識趣,滿意地點了點頭後轉身離開,緊緊地關上了門。
綠谷出久舒了口氣,癱坐在地上不斷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為什麼小勝要…?

p.m. 19:00
綠谷出久靠在床上,本想就這樣度過一個晚上,可飢餓感使他被迫醒來。他拿起桌上的麵包小口的啃著,並擰開礦泉水瓶咕嚕咕嚕的灌進喉嚨裡。
鐵門再度打開。
綠谷出久條件反射的抬起頭來望著爆豪勝己,隨後便感到自己的樣子很傻,別過目光又開始吃麵包。
爆豪勝己看了看一言不發的綠谷出久,把手裡拿著的塑料袋隨意的丟到他面前,毫不留情的嘲諷道:“你還真是吃的開心啊。”說完後便關上了門。綠谷出久緊咬著下唇,伸手去拿塑料袋,裡面是一袋方包和兩瓶玻璃瓶裝牛奶。
綠谷出久想着:玻璃瓶或許可以……
“喂,廢久,你可別想著逃走。後果你知道的吧?”綠谷出久想起白天時爆豪勝己瞪著眼對他說的狠話,不安的縮了縮肩膀。
但是啊,不試試怎麼會知道…!

p.m. 21:00
綠谷出久裹緊被子踡縮成一團,緊貼著墻壁顫抖著。冬天的夜晚溫度急速下降,而被子和床單的布料又很薄,冷得他直吸鼻子。
“小勝…好冷……”
綠谷出久不斷的搓著手想通過摩擦生熱來使自己變暖和,可依然毫無作用。
鐵門嘎吱一聲打開了。爆豪勝己穿著深綠色的睡衣走向躺在床上凍得發抖的綠谷出久,道:“哈。你沒有我還真是什麼都做不了啊,廢久。”說罷,便躺在綠谷出久身旁,摟著他的腰使他緊貼著自己。本來緊張的一動不動綠谷出久漸漸感覺後背溫暖起來,便試著放鬆身子入眠。
“…嘖,別動。”爆豪勝己皺了皺眉,“我暫時還不想對你做什麼,你最好給我安分點。”
聽到這話綠谷出久又緊張了起來,小聲回答道:“我知道了、小勝…。”

你們好、我是作者。:P
白嫖了幾天後決定開始產文啦!!!
這個新坑我會努力寫下去的!!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小夥伴...有意見的話可以在評論裡或者私戳我指出!!感謝!(鞠躬)

评论(23)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