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灭寒冷

一个杂食动物 gl/bl/bg都可 无雷点不洁癖

【勝出】『被小勝囚禁的365天.』Part 2

『被小勝囚禁的365天.』

※無個性時代pa,其他如原設。

※爆豪勝己病嬌設定,請避雷,感謝。

☆cp為勝出,請避雷,感謝。

day 2

a.m. 8:30

當綠谷出久睜開眼時,昨夜睡在他身旁的爆豪勝己早已離開,稍稍下陷的枕頭和床單上殘留的餘溫提醒著綠谷出久——自己和囚禁了自己的那個人抱在一起睡了一夜。

綠谷出久從床上坐起來,不甘心的扯了扯緊緊纏在手腕上的鐵鏈。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忽然跳下床往鐵門方向衝去,還是和上次一樣,當他走到離鐵門一米左右遠的位置時,鐵鏈又突然收緊了。

“呃啊…!”

綠谷出久被突如其來劇烈的疼痛感嚇了一跳,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他環視了一遍屋子,試圖找到這個鐵鏈的固定點在哪。他晃了晃接在右手旁的長長的鐵鏈,聽見床底下傳來一陣好似是金屬碰撞時發出來的微小聲音。他順著鐵鏈走到床邊,把床鋪推到一旁,一個通風口模樣的小鐵窗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哈…不愧是小勝啊。”

想要打開這個鐵窗,就必須打開鎖住鐵窗的那把鎖,而綠谷出久手腕上纏著的鐵鏈正把鎖和鐵窗牢牢纏在一起,即使打開了鎖,想要解開緊緊纏繞的鐵鏈還是個巨大的問題。

綠谷出久盯著鐵窗仔仔細細的看了會兒,用手比劃了幾下,發現這個鐵窗剛好可以容納自己的身子,而鐵窗的另一邊好像有什麼窸窸窣窣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了過來,這說明…只要通過這鐵窗,一定能到外面去!

小勝…我一定會用盡全力離開這裡的!

(另一邊)

“喂喂、爆豪!”

剛踏入教室門的爆豪勝己便被同學們給圍住了,每個人都表情緊張的告訴他——綠谷同學不見了。

爆豪在心裡嘲笑,表面上裝作不耐煩地回答道:“哈?和我有什麼關係?廢久那樣的人——趁早給我消失掉啊。”說罷,便不理睬七嘴八舌的同學徑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為什麼這種態度啊…綠谷同學不是你的發小嗎!”

笨——蛋,我早就知道了啊。擄走他的可是我喔?一群笨蛋。爆豪勝己嘴角上揚起一個微妙的弧度,在心裡冷笑著。

“……”

一旁的轟焦凍皺起眉頭看向爆豪勝己,略微思索了一會兒後站起身走向爆豪勝己,問道:“…爆豪,你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爆豪勝己嘖了一聲後,猛地一拍桌子吼道:“關我什麼事啊?都說了和我沒·有·關·係!聽不懂嗎?!”本來嘈雜的班級頓時因為他的大發脾氣而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注視著眼裡透著殺氣的兩人。

正當兩人僵持不下時,上課鈴打響了。

爆豪勝己"嘁"了一聲坐回到座位上,轟焦凍也丟下一句話“綠谷…他是我重要的人。如果你知道什麼的話最好還是說出來比較好。”後也回到了座位上。聽到這句話的爆豪憤怒的咬緊了牙關,拳頭也緊緊的握到近乎顫抖。

為什麼啊…廢久……你,還真是受歡迎啊?明明只是個沒有我…什麼都做不好的廢久啊!

p.m. 22:00

正在熟睡中的綠谷出久突然被人拽了起來,那人粗暴的撕扯著他的衣服,不斷用牙齒啃咬他的肩膀留下紅色的牙印,鎖骨也因來人毫無章法的吸吮而發紅。

“小勝、你在幹什麼!?”

當綠谷出久看清來人時,爆豪勝己早已兩眼發紅的吸吮著綠谷出久的脖頸,在上面留下一個個的痕跡。

“…廢久,你只能是我的,你只能在我身邊!!不許對別人展露那樣子的笑容,你只能跟在我身後!!”爆豪勝己邊失控的說出這番話邊準備褪下自己的褲子。

“小勝你冷靜點…唔嗯……”

爆豪勝己捏住綠谷出久的下巴,牙齒狠狠啃咬著他的下嘴唇直到滲出血絲。

“小勝拜託住手!!”

綠谷出久搖晃著腦袋想要離開爆豪勝己粗暴的親吻,手抓住他的肩膀試圖推開他:“小勝…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所以拜託你冷靜點…!”

“……”

爆豪勝己聽到這話後愣了愣,暫時停止了動作,隨後冷笑一聲道:“那轟焦凍呢。”

“…哈?”

爆豪勝己揪著綠谷出久的衣領,一字一句的吼道:

“轟焦凍就可以嗎?”

“小勝?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爆豪勝己冷笑一聲放開衣領將他重重的丟在床上,直起身子來將褲子上的皮帶係好後便離開了房間,只留下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綠谷出久。

剛剛那是什麼意思啊……

綠谷出久不解的理了理衣領,看見胸膛上殘留的水漬和紅痕後瞬間臉燒的通紅。

什、什麼啊?!

我是被耍了嗎?!

day 5

p.m. 15:00

爆豪勝己已經好幾天沒有來看他了,甚至連食物也不曾來送過。前幾天放在這裡的麵包和牛奶早已經被消耗完畢,綠谷出久勉強挺著空腹在解決手腕上的鎖鏈——將鎖鏈貼在墻壁上摩擦,或者使勁兒扯床下鐵窗附近的鎖鏈,想借鐵鏈將鐵窗破壞,然後出逃。

可惜的是…似乎什麼動靜都沒有。

綠谷出久輕歎了口氣,將床移回原位後坐在床邊撫摸著空癟的肚子發愁。他試圖在屋內呼喊爆豪勝己,可始終沒有反應,不知是裝作沒聽見還是他根本沒有在意過自己。

綠谷出久一籌莫展,只好暫時先放下食物的事開始考慮如何出逃。

他試著將木桌卡進鐵窗欄杆的空隙裡然後將它撬開,可鐵窗僅僅只是有了一絲絲的鬆動,綠谷出久就已經因為空腹了幾天已精疲力盡了。

“相信自己…綠谷出久,你可以的!絕對不能在這裡認輸啊!”

綠谷出久咬咬牙,將鐵鏈纏在桌腳上,再把木桌卡進欄杆間隔裡,咬緊了牙關使出渾身解數把木桌往下按——直到鐵窗邊緣隆起一個小口。

綠谷出久看著鐵窗有了微小的變化後欣慰的笑了笑,繼續用力將木桌往裡推。過度的使用力氣使他的表情看起來很猙獰,但他並不在乎。

就這樣持續了十分鐘左右後,鐵窗的終於被他撬開了一個大洞,能使他這種較為瘦弱的人勉強通過。

太好了…!

綠谷出久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你們好、我是作者。☆
再次感謝你看到這裡!!說實在的這一話我寫的比較吃力…。所以會有些bug和ooc,在這裡說聲對不起><
(動作描寫的話我會多翻閱些小說,盡量能描寫出自己最滿意的畫面)
有意見的話還請在評論或者私信,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那麼下次再見XDD
(其實有在考慮開車什麼的)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