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灭寒冷

一个杂食动物 gl/bl/bg都可 无雷点不洁癖

教官與教官.

我在軍訓!教官之間的互動太可愛了x
於是隨便寫了點東西!
◇文中姓名為化名

林嗝

獻給我親愛的教官/

“…你說葛建文?”
林冬好笑的看著他眼前滿臉期待都寫在臉上的新兵,暗笑他們表情太過豐富,深吸一口手中的煙,隨後輕歎口氣,在一片煙霧繚繞中緩緩開口。

那是多年前的新兵訓練營。
已經有了自己成熟作風的林冬被指定去負責教導那年的新兵,順便鍛煉自己,所以他的旁邊經常會看到一個比他稍高半頭站得筆直的軍人——那是為了指出他的不足而專門設立的。
而當時林冬負責的新兵,其中有一個就是葛建文。

“我跟你們說,你們教官當時啊——”
“…你話太多了。”
林冬又一次在葛建文帶的兵路過時損了葛建文一小下,葛建文無奈的白了他一眼,隨後衝著自己的兵大聲喊道:
“林教官是不是二傻子!”
“…是..!”
“再來一次!”
“是!!!!”
“齊步——走!”
葛建文帶著兵跑向了操場的另一邊。
“嗝文你有病啊!!?”
林冬有點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雖然心裡歡喜葛建文得意洋洋的樣子,但還是對著他的兵說道:“葛教官這個人啊,就是個小毛孩!跟你們一樣。對就是你,還動?站好了!……”

“來,我教你們。”
林冬清了清嗓子,對著他的新兵說道:“一會兒我說向三連,你們接學習。”
“向三連!”
“學——習——!”
“大聲點!嚇死他們!”
“學——習——!!”
“沒錯!我們要學學他們,傻人有傻福,我們這種聰明人搞不來的!”
林冬故意對著葛建文那邊大聲喊道,隨後得意得看著葛建文的大白眼。

“齊步——走!”
葛建文對著他的新兵喊道,隨後滿意的看著新兵們整齊的步伐點點頭。
“嗶嗶嗶——”
幾聲哨聲響起,葛建文條件反射的站直了身子,隨後是幾聲稀稀拉拉的笑聲。葛建文皺皺眉,往前探了探身子才看見拿著哨子笑的抽搐的林冬。
“林冬你三歲嗎?”
“誒嘿,你咋知道?”
“……”
從此以後林教官多了一個外號。

別看現在的葛建文有模有樣,當時的他可是個和這些新兵沒什麼差別,甚至比這些新兵更皮的人,讓林冬傷透了腦筋。
當時林冬想盡了一切辦法,甚至搬到葛建文的宿舍和他一起住,終於將葛建文培養得品行端正,連髒字兒都蹦得少了。不過林冬被他帶的自己倒是一口一個我操,至今都沒改過來,訓練新兵的時候常常會聽到這樣的話——“我操,我叫你站好你聽不懂啊?”“你訓練還帶手機?操你媽的快給我放下!”
以至於新兵們在背後偷偷叫他社會林。

訓練營裡常常會看見這樣的情況。
葛建文和林冬裸著上身露出好看的肌肉,手裡端著臉盆和毛巾肩並肩一起去澡堂。
或者扭打在一起。
拳頭落在對方臉上時還伴著類似臭小子皮癢了嗎之類的訓斥,由此判斷一定又是葛建文偷偷抽了林冬的煙。
“…不就是抽了你幾根煙嗎,以前又不是沒抽過...”
“臭小子你…”
“你不也就大我三歲嗎,叫什麼臭小子,咱倆平級!”
“老子是你教官!!”
“那是以前!再說你當時不也是個新兵而已嗎,不就是比我大三...誒我去,你還真下得了手啊?”
又是一拳砸在葛建文背上,只不過比以往的都輕些。
“十圈。”
“…靠。”
“就現在。”
葛建文撇撇嘴,轉身往操場跑去。
林冬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覺得和葛建文相處很高興,可是相比和其他人一起的感覺不一樣。
他病了。
一定是這樣。

跑完圈之後葛建文發現,林冬拿著兩瓶礦泉水正坐在一旁等他。
“對我這麼好啊?”
葛建文滿眼藏不住的笑意,一路小跑過來在他身旁坐下,自然的拿走林冬手中的一瓶礦泉水擰開瓶蓋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你喝的那瓶是我喝過的。”
“…噢,咋了?”
你缺心眼兒啊?
林冬努力把這句話憋在喉嚨裡,轉而說出口的是:“我嫌棄你的口水,明白不?”
“平時咋沒見你那麼潔癖呢?”
林冬衝著葛建文的後背來了一巴掌,激得他一口水差點沒咽下去。
“咳、謀殺啊你?”
林冬沒理睬他的抱怨,抬頭望著天上的月亮道:“你知道間接接吻嗎。”
剛說完他就後悔了,在心裡直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隨後尷尬的笑了幾聲,轉頭剛準備說幾句圓場的話,卻看見葛建文半張著嘴愣愣的看著他,一雙眼睛裡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看得他心裡直發慌。
“我靠,咱兩兄弟喝口水還叫間接接吻啦?又不是小男女……好啦快點回去吧!”
葛建文好笑的看著愣神的林冬,隨後直起身子往寢室方向走。
葛建文癟癟嘴,用手背擋了擋滾燙的臉頰。

“老林啊……”
“幹什麼?我收拾衣服呢。”
“你喜歡我嗎?”
“喜歡啊。”
林冬將手中的衣服疊好塞進箱子裡,轉頭看葛建文和往常不一樣的嚴肅的臉愣了愣,疑惑道:“怎麼了?”
話音未落他便忽然意識到葛建文話裡更深一層的意思,皺著眉不說話。
“喜歡。”
這一次,是比往常更堅定的回答。

愛你們!

评论(1)

热度(11)